资本大撤退 影视行业进入去泡沫期

发布时间:2018-06-26 19:08:12

资本大撤退 影视行业进入去泡沫期

  2017年,中国电影产业票房突破500亿元大关,2018年第一季度中国电影市场达到202亿元。虽然中国电影票房一路飙升,但不少业内人士还是感受到了近期的“行业降温”,纷纷表示出对资本撤离的担忧。

  事实上,影视行业乱象频出,明星的高片酬、过度炒作、虚假票房等一系列问题让影视行业蒙上阴影,6月4日A股影视板块遭遇重挫,包括华谊兄弟300027股吧)、唐德影视长城影视002071股吧)、上海电影等股票跌幅均在5%以上。6月17日,在上海国际电影节的论坛上,博纳影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创始人、董事长兼总裁于冬直言:“如果一味的靠资本市场输血融资来抬高产业门槛并不现实,接下来影视股股价还会下跌。”

  一家文化投资有限公司的创始人告诉《中国经营报(博客微博)》记者:“对现在的影视公司而言,资本的撤出对行业来讲是一个‘机会’, 撤出的资本大多急功近利,而且这个行业‘水太浑,鱼龙混杂’,确实该洗牌了。”

  “大起大落”是光线股吧)董事长王长田对当下电影行业的形容,他相信资本是有“眼睛”的,“不能抱着能骗就骗的心态,随便就坑了一大片的散户。”华谊兄弟传媒股份有限公司CEO王中磊也坦言,相比三年前的热潮,现阶段明显感觉“冷”下来了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随着投资人越来越清楚电影盈利的非确定性,目前行业遇冷更多的体现在融资难上。赛富亚洲投资基金创始管理合伙人阎焱直言:“影视公司也许会进入漫长的‘冷冻期’。”微电影制作人胡朝松告诉记者,此前投资方可能投资了很多片子但收不到成效,使得投资方在选择上更加慎重,从而出现影视行业融资难的情况。

  而影视行业的监管日渐严格,也使得制作方不得不随之进行调整,一些已完成的片子被迫搁置或者重拍,造成了大量资本的流失和人员的消耗。据微电影制作人胡朝松介绍,影视行业的制作成本增高也是不容忽视的,近年来,影视制作的投入越来越大,影视平台各方较量,“争夺利益”出现了某种恶性循环。动辄过亿元的投资,使得制作的成本越来越高昂。而大资本往往集中在同一IP上,小的投资方连门槛都进不了,不得不改变方向。

  另外,影视业的风险加大,也使得投资方对于影视业的投入更趋于谨慎。王长田称:“资本在撤离市场,整个社会的不信任,导致影视公司普遍的融资困难。未来一两年的时间,现在的两万家影视公司中,有几千家要倒闭。接下来从业人员找工作都成问题。”中央财经大学文化经济研究院院长魏鹏举也向记者表示:“原来融资太随意、方便,导致了部分影视公司挥霍成性的问题。影视行业遇冷主要因为行业经历了一个去泡沫化的过程,发展的更稳妥更理性了。社会舆论对于影视行业的监督和批评更加严格,现在的影视行业增长预期变得不如以前那么亢奋。”

  事实上,资本市场遇冷,但影视行业竞争压力依旧不减。记者注意到,近两年,虽然我国银幕数增长很快,但单银幕产出持续下降。保利影业投资有限公司常务副总经理陈鹏向记者坦言:“保利影业也面临这样的市场竞争压力,单银幕收入下降的主要原因是短时间银幕数量扩张速度太快,目前市场银幕数基本保持20%的增长。”

  在行业的巨大竞争压力之下,为了提高产生爆款内容的概率,部分影视公司走上IPO道路,寻求资本帮助。2015年,资本疯狂席卷影视产业,大批公司集中登陆资本市场,挂牌新三板的“广播、电视、电影和影视录音制作业”的影视公司高达44家。但自2016年来电影市场的增速放缓,加上2017年下半年,对影视产业的监管进一步收紧,开心麻花、博纳影业在内多家影视公司的IPO处境艰难。

  2010年12月,博纳影业赴美上市,成为在美上市的中国影视传媒第一股。但最终因估值低迷终止了在纳斯达克的交易,回国开启闯关IPO之路。但目前即便手握多个优秀IP,仍在艰难排队中。博纳影业的股东阎焱指出:“监管层对目前影视公司上市,尤其是财务审计非常严格,这也是资本逐渐对影视公司采取观望态度的原因。最近博纳刚刚经过了证监会第二次复查。”

  据中文投数据研究院的调查显示,截至2017年9月,23家A股影视公司半数业绩下滑,老牌民营电影公司主营业务同比减少甚至亏损,149家新三板影视公司中62家亏损,占比41.61%。传统院线的竞争也更加激烈。

  记者注意到,包括基美影业(430358)在内的部分知名影视企业曾宣布退出新三板,有部分业内人士将这看作是准备进行IPO的信号。6月21日,记者致电基美影业相关工作人员,对方表示:“目前公司并没有IPO的相关公告。”

  此前根据自身经营发展情况及长期战略规划,基美影业曾宣布拟申请摘牌,但因无法满足异议股东的诉求,2018年6月7日,基美影业发布公告称:“为保障公司全体股东的利益,尽快消除公司拟申请股票终止挂牌事项的不确定性,公司取消本次拟向股转系统申请股票终止挂牌相关事项。”

  据基美影业2017年年报显示,公司营业收入为2.35亿元,同比增长125.43%,但公司净利润亏损5.41亿元,较上年同期净利润亏损2.65亿元,出现连续亏损现象且亏损幅度进一步扩大。基美影业称发生亏损并较上一年度扩大的主要原因是《星际特工:千星之城》项目全球票房分账未达预期。

  相关业内人士告诉记者:“影视产业的盈利过于依赖票房,影视公司IPO确实遇到了很多不顺的情况,主要是因为现在很多影视公司的商业模式还是靠‘粉丝经济’,这种商业模式有比较大的泡沫,可持续性是个问题,在证监会审核的时候对影视行业很不利。”

  目前,中国电影在资本进入上仍比较盲目、投机,内容与口碑更决定票房,中国电影市场的总体票房收入规模甚小,资金回收单一、风险大。产业时评人张书乐认为:“影视公司的自我造血能力有限,上市融资本身的不稳定因素较大,而且单纯的电影票房市场规模其实较其他泛娱乐风口来说并不算大,因此在短期爆发式增长几无可能的前提下,资本市场对其看淡,也是正常的现象。”

  在短视频井喷式发展的今天,传统影视行业遭遇到前所未有的冲击。胡朝松告诉记者,随着大众欣赏水平的提高,对故事长片的要求也相应提升。面对“海量”的上线影片,真正好的片子却乏善可陈,这也是传统影视业的症结所在。

  在张书乐看来,影视剧、短视频和直播中有大量的用户是重合的,这部分中间地带人群的时间投放到哪种泛娱乐,都会带来一定的风口效应,传统影视公司在互联网企业的冲击下需寻求突破。

  “电视剧集在电视台播出需要巨大成本。在收购电视剧集时,价格往往都比较低,有的甚至不如现在的视频网站高。更大的一个风口与更好的趋势实际上是基于互联网的。”魏鹏举告诉记者,传统影视行业不仅面临技术的冲击,也面临消费者消费习惯的冲击,互联网视频领域的付费用户增长非常迅猛,这是传统影视行业不具备的。

  另外,影视用户的人群也在发生变化,上海电影集团党委书记、董事长任仲伦曾表示:“三四线城市逐渐变成电影行业迅速发展主要市场。”面对院线行业竞争激烈的局面,部分影城将布局转移到三四线城市,但同时也要面临更大的营收风险。

  陈鹏表示:“保利直营的影城70%以上是保持盈利的,但也有部分影城存在亏损状态,大部分集中在刚开业的影城,另外,收购的一些影城选址较下沉,可能在四五线城市,影院消费的季节性也比较明显。”

  事实上,现在越来越多的影视公司开始发展“实景娱乐”等线下延伸产业寻求转型与业务扩展。陈鹏告诉记者:“传统电影院市场红利逐渐达到天花板,电影院的竞争同质化、设备同质化,电影院要突破过去传统单一的看电影模式,给大家提供一个综合性娱乐消费的体验空间。我们也在尝试和体育VR、新零售等业态共同打造超级影院娱乐中心,为大家提供更多元化的娱乐消费选择,加大线下流量入口。”对此,王中磊也表示,现阶段优秀的、精益求精的实景娱乐项目是中国急缺的。

  除了产业链布局外,对影视公司来说,想要度过“寒冬”,魏鹏举认为做好内容是关键,谁如果再依赖粉丝经济模式谁就会被资本彻底“遗弃”。